上实剑桥校友人物志之徐之涵:我不是学霸-一位

2018-12-05   阅读:183

  看到“剑桥大学生物统计博士”这个表述,很多人会把我想象成从小就一直优秀的那种全能型学霸。其实,我不是学霸,我只是喜欢数学多一点。还有,很重要的一点:我选择了一条最适合自己的。

  小学的我对学习没有概念,经常逃课。初中时成绩也普遍较差,就只有数理化稍微好一点。

  进入上实剑桥后,感谢于A- Level的考核制度,可以主要学我比较喜欢的数学,并且可以通过理科成绩申请英国大学。由于从小只有数学成绩稍微好一点,并且很感兴趣,所以大学选专业想都没想就全报了数学系。2013年上实剑桥高中毕业,我被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数学系录取。

  进入帝国理工后,发现大学数学课程和高中完全不同。大学前学的数学顶多只能叫算数(Arithmetic)。虽然在帝国理工学得也挺辛苦的,不过课程很成熟、很系统,学的相对还是比较享受,痛并快乐着吧!因为整个三年的选课都有我感兴趣的课程,所以三年里考试成绩还可以(top10%、top5%、top5%),在毕业时上了系里的Deans List,而且还拿到了一个Sponsored Prize: THE KEN ALLEN PRIZES - Awarded for Academic Excellence。当然,生活总是在你要飘起来的时候给你一巴掌拍在地上。

  2016年帝国理工本科毕业,我进入剑桥大学数学系Part III课程读硕士一年。申研究生时也拿到了统计系的offer,相比于我之后读的剑桥的Part III,课程相对面向工作。再三考虑后还是读了剑桥大学里比较面向博士的硕士课程,传说是数学里最难最紧凑的taught course 。在开学体验了两个月后就有点怀疑人生了,确实名不虚传,来的人都是剑桥本科的佼佼者,或者其他院校系里数一数二的高材生,在各种大牛天才面前自己压力山大。或许是认清了自己的实力和智商,或者是自己对纯数的热情消耗殆尽,所以申博的时候就想跨系了。硕士毕业后回过来看,还是很自豪自己能完好无损地挺过来了。相对于学到的那些知识,更宝贵的是这段经历,学到了调节的抗压能力,认清处境并接受被碾压的事实。

  2017 硕士毕业,离开数学系,转向生物数据分析方面,在剑桥大学生物统计研究所读生物统计博士。博士进入生物领域纯属偶然,由于现在生物实验方面的技术创新和医疗数据库的建立,大量收集的数据需要有人去分析,从大数据中获得有用的信息,总的来说我还是很喜欢这个领域的,而且这些分析模型的建立也需要数学领域背景的学生。

  现在我在剑桥的MRC Biostatistics Unit中,通过运用计算机或统计的方法来做基因组测序结果(single cell RNA sequencing) 的数据分析。这个大领域和现实最贴近的例子,就是有个叫23魔方的公司推出的一款产品,通过你口水内的DNA,经过测序观察特定染色体内的基因,来推测你祖先种族的分布,或者某种疾病的患病率等。

  上实剑桥,这里是我学业的关键转折点。每当想起这段求学时光,都有很多很棒的记忆。记得当时校长亲自给我们开小灶补物理,记得简单的老师家长关系,记得年轻老师和我们的融洽相处我特别感谢三年的班主任姚道老师,我们的关系亲如姐弟,记得当时她要结婚的时候,我们班还给她办了个脱单庆祝会,她哭的稀里哗啦的。作为我的数学老师,她的耐心,对我信心的建立还有大学读数学的决定都有积极的影响。

  有两点给上实剑桥的学子:1、珍惜你现在身边的同学和朋友,因为到了大学之后就很难找到能把自己的情表露出来的朋友了。2、在申大学选专业方面,可能你要选某专业,是因为你这门科目高中考的最好,就算你确定能做到,但三四年下来也会让你非常甚至厌倦。最理想的是找到你最感兴趣的专业,就算考试成绩不是很好,但兴趣和热情是接下来学习的最大动力。所以,尽早地去了解大学的各个专业,挖掘反思自己的兴趣方向,这是不紧急但却最重要的事。

新媒体

英国首个昆曲文化遗产展《不
2011年11月20日,剑桥大学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举办了《不仅是音乐-昆曲文化遗产展》开幕式,暨全球昆曲数字博物馆项目三

【珞珈讲坛】剑桥大学教授麦
新闻网讯(通讯员史瀚君)10月26日,珞珈讲坛第267讲,英国学术院院士、剑桥大学教授麦大维(David Lawwrence McMullen)带来一

达内COO孙莹走进剑桥大学AI技
11月24日-25日,剑桥大学人工智能创新论坛举办,作为人工智能领域的高规格盛会,汇聚了国际名校剑桥、伦敦、大学等知名

剑桥大学国际考评部全球统考
原标题:剑桥大学国际考评部全球统考成绩放榜:中国考量增13%2018年8月14日,剑桥大学国际考 2018年8月14日,剑桥大学国际考